周三. 8月 10th, 2022

湖北宜昌渔政回应屈原故里中华鲟养殖场困境:今年能享受到补助
宜昌市渔政回应屈原故里中华鲟养殖场困境:今年能享受到补助

  澎湃新闻记者 温若寒

  屈原故里最老养鲟人、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254条中华鲟的守护人老梅有一桩憾事仍未解决。

  2021年夏末秋初,养殖保种子一代中华鲟数量居全国第四、湖北省第二的老梅鱼场,被上游一项工程的施工队挖断并占用取水渠,导致养殖用水紧缺;此外,上游施工改渠泡水泥沟槽的水,也未经允许冲进中华鲟鱼池;随后多条中华鲟翻肚,虽经全力救治,最终两条10多岁的中华鲟大鱼分别于9月26日和10月1日死亡,大批西伯利亚鲟小鱼死亡。

  事件发生四个月后,老梅称,仍然没有人对此事负责;临时架设水管未能实现通水;该中华鲟养殖场仍处于应急抽水状态。

  此外,在个人贴钱养殖中华鲟十五年后,陷入困境:鱼场养殖条件有限,老梅年近七旬,债务如山。

  针对老梅鱼场的遭遇,2022年1月19日,宜昌市农业农村局渔政科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,如果是造成了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死亡,建议直接报案,“(会由)公安部门按程序办理”。

  前述负责人表示,“目前最关键的是,首先把鱼(中华鲟)保住。把现在的水搞好,这是最根本的。”截至1月19日,通向老梅养殖场、新架设的水管还在施工。“近期的(应急)水源还是有保证的,但是怕万一来场雨,(河道)上游水质发生变化,容易引起(问题)。”

  该负责人还带来一个好消息:2021年的中华鲟养殖补助资金,老梅鱼场可以享受到。“(今年)春节前后可以到位。”

  这将是该政策实施三年来,老梅鱼场第一次拿到相关补助资金。

  宜昌市渔政:最关键的是把鱼(中华鲟)保住

  起源于亿年前白垩纪的中华鲟,古老而珍贵,被称为“最恋家的鱼”:生在长江,长在海里,万里归家。它是海洋与河流信息和物质交流的重要纽带,是反映海洋和河流生态状况的重要指示性物种。曾经数以万计,如今在野外却难觅踪迹,在长江中的自然繁殖繁殖活动更是多年未见,已成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、长江极危物种。

  2015年农业部印发的《中华鲟拯救行动计划(2015—2030年)》称,“长江中华鲟繁殖群体规模已由20世纪70年代的10000余尾下降至目前的不足100尾。葛洲坝截流至今33年来,中华鲟繁殖群体年均下降速率达到约10%,情况令人担忧。如不采取有效措施,中华鲟自然种群将迅速走向灭绝。”

  针对老梅鱼场遭断渠和中华鲟死亡事件,1月19日,宜昌市农业农村局渔政科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,如果是造成了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死亡,“像掏鸟案一样,直接就是刑事案件了”,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处理不在我们渔政部门”,“他直接报案,之后首先要立案要侦查”,“公安部门按程序办理”。

  前述负责人表示,“目前最关键的是,首先把鱼(中华鲟)保住。把现在的水搞好,这是最根本的。”经实地走访、了解,1月19日,水管还在施工。“近期的(应急)水源还是有保证的,但是怕万一来场雨,(河道)上游水质发生变化,容易引起(问题)。”“3月份一涨水,水一浑……”

  此外,该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,老梅鱼场养有子一代中华鲟200多尾,是宜昌市最多的一家。2021年的中华鲟养殖补助资金,老梅鱼场可以享受到。“接近20万,大概这么个数字。”“(今年)春节前后可以到位。”“重大项目要党组会通过,然后下发到县里面,县里直接给他。”

  该负责人说,中华鲟养殖补助资金来自国家层面、财政转移支付,湖北省方面制定了一个资金使用方案,“(省里的)文件这次只是说,给中华鲟养殖的业主给予补助。”“我们严格执行省里制定的方案。”

  如果老梅鱼场顺利拿到前述补助,这将是湖北省自2019年实施相关政策并下发中华鲟补助资金三年来,老梅鱼场第一次拿到相关补助资金。

  宜昌市农业农村局渔政科前述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,老梅鱼场和水源地相隔太远,中间隔了几公里,这本身就是个风险。老梅鱼场的中华鲟最初养在网箱里,在长江中,水体很大。后来清理网箱,中华鲟被转到现在这个小鱼场养殖,目前确实存在养殖风险。这些问题跟上级部门汇报过,但尚没有一个明确的意见。

  遭遇断渠近五个月,新架设水管一度试通水

  老梅的养殖场位于三峡库区的屈原故里秭归县,距离三峡大坝仅十公里。

 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,事发时,上游一项涉长江大保护的生态廊道工程施工,先是泡水泥沟槽的水冲下来,冲进中华鲟鱼池。2021年8月底,工程队又强行挖断了老梅鱼场的取水渠。他两次报警,还提前给县里递交报告预警,最终没能拦住被断渠。

  “泡水泥沟槽的水,含碱,是有毒的水!”老梅说。随后,多条中华鲟大鱼翻肚,西伯利亚鲟小鱼开始批量死亡。

  老梅测温发现,中午时,地面温度甚至超过40摄氏度,但他没有更多的水给鱼池里的中华鲟降温。2021年9月26日,一条中华鲟大鱼死亡,体长近两米。五天后,2021年10月1日,又死亡一条。

  老梅鱼场的取水渠为何被工程队挖断?2021年9月29日,湖北秭归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曾书面回复澎湃新闻称,开工前,2021年4月,跟老梅签有协议进行“改渠”,目前正出资为老梅鱼场架设水管,“永久性解决中华鲟养殖场的水源安全问题。”

  老梅却对他们所说的“协议”进行否认。他说,此协议非彼协议,他没签过断渠的协议。签的唯一一份协议只是为了建滤沙池,避免施工泥沙落入取水渠,造成水源浑浊。

  2021年8月份,为了阻止施工队强行挖断、占用中华鲟鱼池的取水渠,老梅曾报警,并向湖北秭归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等当地多个部门反映情况并求助。

  但当年8月底,取水渠还是被挖断了。生态廊道的路基挡土墙建进了鱼场的取水渠里。

  此后,老梅鱼场只能放弃原有的主水源和取水方式,从流着浅水的河道里,或下游水电站应急抽水。

  2022年1月19日,秭归县相关部门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,水管于1月18日已安装到位,打开闸阀方能出水,该闸阀由老梅管理。

  但老梅回复澎湃新闻称,19日上午11时,水管还在检修;且闸阀一直由涉事工程项目的施工方管理。

  老梅解释说,闸阀是2021年11月中旬安装的,目前由施工方管理;因水管一直处于调试检修状态,施工方至今没有将闸阀移交。2022年1月19日14:30,施工方打开闸阀试通水;19时16时许,有少量水到达下游,还需要进一步检修,查看水量小的原因。

  对于前述水管的通水问题,1月19日,湖北秭归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相关项目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,“我们只是确保水管接通,但是不能确保水管里面有水。”“每年有枯水季。” 【编辑:张燕玲】

作者 turtxv